泰壤基金
您的位置:主页 > 基金技巧 >
.

巴菲特对上美国运通: 大沙拉油骗局(上)

泰壤基金2020-07-12174
「让我向你保证,绝大多数的股东(虽然或许不是说话最大声的股东)认为你们的表现非常卓越,尽管公司遭受这种多半应归类为天灾的台风蹂躏,你们却让这艘船得以维持稳定,更带
「让我向你保证,绝大多数的股东(虽然或许不是说话最大声的股东)认为你们的表现非常卓越,尽管公司遭受这种多半应归类为天灾的台风蹂躏,你们却让这艘船得以维持稳定,更带领大家全速前进。」─华伦.巴菲特,1964年
每次听华伦.巴菲特谈投资,总会让人感觉投资好像很容易。他的某些投资哲学一脉相承自班杰明.葛拉罕:他将股票视为一家企业的部分所有权,而且只在有安全边际的情况下购买股票。不过,巴菲特和葛拉罕不同的是,当巴菲特找到一档交易价远低於其内在价值的证券时,他会避免分散投资,换言之,他会集中购买一大批部位。在拥有过人理性思考天分的华伦.巴菲特眼中,这种价值投资策略很容易。但对我们这些凡人来说,那却像个充斥实战者屍体的地雷区。采用那种超级集中投资的价值型投资策略,绝对难以避免犯下自毁前程的错误,不过,华伦.巴菲特是这项法则的例外。
 
我每年都会到奥马哈朝圣──去参加巴菲特和他合夥人查理.蒙格(Charlie Munger)在波克夏海威公司股东会上长达六个小时的问答时间。听他们谈论商业和产业见解,永远也听不腻。我甚至不在意他们讨论政治和总体经济情势。然而,每当他们用哲学家的角度来说明价值投资法,我却总感到有点坐立不安。
 
具体来说,巴菲特和蒙格对於价值投资的说法并无不实。他们说,就算你没有超级高的智商,也能成为一个成功的投资人;他们说评估特定产业的竞争动态和评估企业的价值相对容易;他们说,如果你有足够的耐心,市场就会投一些好球让你挥大棒;他们说,如果你的研究能力很强,那麽, 把投资组合的资金集中投资到你最好的投资想法,将会获得最好的成果。确实,这些说法都没错。
 
华伦.巴菲特所说的每一个价值型投资策略信条都可谓真理,不过,我们必须和一个残酷的讽刺对抗:巴菲特风格的投资方法,可说是为了强化不理性思考而量身订做;没有什麽东西比超级大的部位更能诱发出投资组合经理人的不理性(所谓不理性是指他面对贪婪与恐惧动力时的弱点) 倾向。蒙格曾说,就算把他扣除负债後的所有财富,全部投资到某一项标的,他也能怡然自得。但如果带着最诚挚的心去参加波克夏海威公司股东大会的商学院学生,真的一开始就采用他们所说的投资方法,那他们的职涯很可能还来不及展没开就已结束。唯有超级冷静的投资人才能成功利用那种集中投资的价值型投资法来赚钱。
 
华伦.巴菲特的传记《雪球》,并不是述说这个来自美国心脏地带的普通人,如何透过努力奋斗与决心来获得成就的故事。巴菲特是个奇才, 即使是他最糟糕的错误,都隐含很有意思的教诲。举个例子,波克夏海威公司就是一项烂投资。该公司结合了高资本密集和低投入资本报酬率等致命特质。换言之,你必需投资非常大量的资金到公司的业务,才能换回微薄的报酬,甚至没有报酬可言。不过,不知怎地,巴菲特竟成功将波克夏改造为世界上最有价值的企业之一,且目前有高达34万名员工。
 
一如其创始人,波克夏海威公司本身也是个异数,该公司是一家庞大且多角化的全球性大型综合企业集团,但不知怎地,它保留了非常卓越的企业文化。波克夏的商业模型很简单-找出有能力的经理人经营的优质企业,接着放手让这些经理人好好做事,最後再收成这些企业的现金流量。一如巴菲特的价值投资策略,这家公司也以直观原则创造了无与伦比的惊人成果。
 
很难相信华伦.巴菲特也曾是个商业才能平庸的普通人。我们总认为, 打从巴菲特在1956年创立第一家投资合夥公司开始(当年他25岁),他就已是个成熟的投资组合经理人。毕竟成立该公司後十二年间,他以惊人的速度,为自己和投资人累积了许多财富,而且当中没有一个年度曾发生亏损。但尽管他的纪录非常卓越,巴菲特合夥公司其实只能算是个半成品。这一路上,巴菲特持续不断地精炼他的投资风格,甚至一度涉足放空交易和配对交易(pair trade)。他在1990年向《纽约时报》表示,「我随着时间不断进步。我并不是一路平顺地从类人猿变成人类,也不是一路平顺地从人类变成类人猿。」巴菲特经由他的失败和胜利吸取很多教训。他最大的胜利是美国运通,事实证明,这项投资是他一生职涯的重大转折点之一。
 
1960年代的大沙拉油骗局是一个厚颜无耻的舞弊行为,这个事件差点毁了美国运通公司。这是一个充满宝贵教诲的复杂故事,它让我们了解商人有多麽容易上当、有多麽容易在关键时刻漠视摆在眼前的事实。虽然这个传奇故事揭发了可怕的行为和一个真正的坏蛋,但故事里也有很多较诚实且较有能力的人,只不过他们无意间养成了致命的盲点。这个舞弊事件的余波也促使华伦.巴菲特挺身而出,对抗一群要求美国运通漠视沙拉油骗局声索人的股东,因为这些股东希望这样能让美国运通的短期利润最大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