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壤基金
您的位置:主页 > 其他理财 > 其他资讯 >
.

里昂惕夫之谜

泰壤基金2021-01-07112
自里昂惕夫之谜提出以来,古典贸易分工理论就一直伴随着来自贸易实践的质疑。然而,将李嘉图比较优势原理和赫克歇尔一俄林要素禀赋论所确立的基本分工原则相结合,古典理论依然可
自“里昂惕夫之谜”提出以来,古典贸易分工理论就一直伴随着来自贸易实践的质疑。然而,将李嘉图比较优势原理和赫克歇尔一俄林要素禀赋论所确立的基本分工原则相结合,古典理论依然可以对“里昂惕夫之谜”以及当今国际贸易的新特点给以直观的解释。在南北贸易中,落后国家要想跨越“比较优势陷阱”,一是靠要素相对生产率的变动实现贸易结构逆转;二是应当缩小国内资本密集型与劳动密集型产业之间的收入分配差距。
 里昂惕夫之谜
 

里昂惕夫之谜在古典贸易分工理论与贸易实践的非一致性

实际上,以李嘉图的比较优势原理和赫克歇尔一俄林的要素禀赋论为代表的古典贸易分工理论产生以来,就一直伴随着来自贸易实践的质疑。
按照要素禀赋论的一般结论,国际贸易中一国倾向于进口那些含有较大比例本国丰裕生产要素的商品,而出口那些含有较大比例本国稀缺生产要素的商品。但是,里昂惕夫对1947年美国外贸商品结构进行研究时发现,当时资本相对富裕、劳动力相对贫乏的美国却在出口劳动密集型商品而进口资本密集型商品,这就是国际贸易学中著名的“里昂惕夫之谜”。
 
无独有偶,早在里昂惕夫之前,英国经济学家麦克道格尔也曾对李嘉图的比较优势原理进行验证。他的研究发现,1937年英美两国出口到第三方的同类商品,并没有按照两国劳动生产率的相对高低确定市场占有率优势。而且,即使剔除工资因素,仍然有一部分商品不满足李嘉图比较优势原理。四后来,斯塔恩又利用1950年的数据进行分析,得出了相同的结论。
在这些研究之后,人们对比较有势原理的再检验不多,大量研究集中于对“里昂惕夫之谜”的检验和解释。然而,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以来,鲍文等和柴夫勒的研究不仅支持了“里昂惕夫之谜”,而且认为要素禀赋论的基本原理对现实贸易的解释力是很不理想的。虽然近期迪贝里的研究以及在修正H-0- V模型基础上的大多数研究支持要素禀赋论的一般结论时,但是由于H-0-V模型对要素禀赋论的检验是通过比较贸易产品中要素总含量的进口、出口进行的,而不是贸易产品中的要素构成,这显然违背了要素禀赋理论的初衷,其结论不能令人信服。正如霍普曼所说“尽 管这种类型的估计是有趣的,但是并不能提供对赫克歇尔一俄林一般理论的检验。
 
因此,无论是比较势原理还是要素禀赋论,与现实贸易之间都存在一定程度的不一-致性。如南北贸易
 
中欠发达国家贸易条件的不断恶化似乎使得后者陷入了一个“比较优势陷阱”。那么,古典理论已经过时了吗?
 

里昂惕夫之谜在古典贸易分工理论的“自圆其说”

从前面的分析可以看出,古典贸易分工理论在解释现实问题时存在着局限性。虽然战后涌现出的一些国际贸易新理论,从不同角度对古典贸易理论进行了补充,但是它们中的很大一部分已经脱离了古典理论的基本框架,并没有注意到将李嘉图比较优势原理和赫克歇尔一俄林要素稟赋论所确立的基本分工原则相结合,仍然可以解释当代国际贸易中的许多问题。

按照李嘉图的比较优势原理,在两个国家、两种产品的2x2模型中,如果贸易双方各自生产具有比较劳动生产率优势的产品,通过贸易交换,两国生产者都可获得比贸易前更大的产出。但是,这一原理只注意了劳动生产率的差异而忽视了不同国家劳动成本的差别。同时,国际间的商品交换是以货币为媒介按照相对价格进行的交换,而不是直接的物物交换,这就必然造成理论预期与贸易实践的不一致。因为如果考虑要素成本差异,一国具有生产率优势的产品可能不具备价格优势。如表1,假设商品价格等于要素投入成本,从相对劳动生产率来看,A、B两国的比较优势产品分别是小麦和布:而从相对价格来看,结果刚好相反。
与比较优势原理相反,要素禀赋论虽然考虑了要素成本差异,但是忽略了要素生产率的差异,从而无法解释“里昂惕夫之谜”
 
。如表2,假设每个国家都生产两种相同的产品,一种是劳动密集型的,一种是资本密集型的。简单起见,假设前者完全由劳动力生产,后者完全由资本生产。同时,A国是劳动力丰裕的,单位劳动的相对成本较低; B是资本丰裕的,单位劳动的相对成本较高。如果不考虑要素生产率差异,由分组1可以看出,A国将生产劳动密集型产品,B国将生产资本密集型产品,贸易分工符合H-O理论预期。但是,如果考虑要素生产率差异,如分组2,结果恰恰相反,存在“里昂惕夫之谜”。
因此,如果同时考虑要素相对生产率差异,要素相对成本的劣势并不必然意味着贸易分工地位的劣势,资本相对贫乏的落后国家依然可以凭借其生产率优势实现反H-0原则的贸易。
最后,我们利用古典理论解释一下产业内贸易问题。如表3,A、C两国产品1、产品2和B、D两国产品.
 
2、产品1的要素投入比例是完全相同的,如果各国要素价格也相同,则按照H-0理论的一-般结论,产品1和产品2之间的贸易是难以解释的。但是,如果考虑要素生产率差异,则如表3所示,A国和C国将专业化生产商品1,B和D将专业化生产商品2,两个分组中均存在产品1和产品2之间的贸易,即产业内贸易可能(假设各 国劳动价格为单位1,资本价格为单位2 并且产品价格等于要素投入成本)。所不同的是,A、B 两国的产业内贸易是由资本生产率差异引起的,而C、D之间的贸易则源自劳动生产率差异。
 
四、结论及政策启示
本文的研究立足于生产领域的两大要素-一相对要素成本和生产率来认识和解释现实贸易问题,并得到一些有益的结论和启示:
第一,改变我们关于南北贸易分工的习惯性思维,劳动力相对丰裕的落后国家参与贸易分工并非一定是出口劳动密集型产品而进口资本密集型产品。
第二,随着贸易的进行,落后国家劳动力相对成本的提高可能压缩南北贸易空间。但是从本文的分析可以发现,要素相对生产率的存在或者变化将使国家之间的贸易方式多样化,从而进一步拓展了贸易空间。
第三,对于那些面临“比较优势陷阱”的国家来说,要想弱化或者避免这-不利局面,一是靠要素相对生产率的变化实现贸易结构逆转,二是要缩小国内资本密集型与劳动密集型产业间的收入分配差距。
第四,可以考虑实行对内、对外贸易的差别分工政策,在国内强化H-O原则的分工,充分利用国内资源优势互补;对外选择要素相对生产率提升空间大的行业,着眼于建立对外贸易产品的长期相对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