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壤基金
您的位置:主页 > 其他理财 > 股票 >
.

发掘自我的可能性

泰壤基金2020-09-18128
卢非易小档案 年次:不详 星座:射手座 血型:不详 生日:不详 学历:国立宝岛大学图书馆学学士、 美国南加州大学电影电视学院博士 经历:电视节目编导制作人、《我国时报》 《

卢非易小档案

年次:不详

星座:射手座

血型:不详

生日:不详

学历:国立宝岛大学图书馆学学士、

美国南加州大学电影电视学院博士

经历:电视节目编导制作人、《我国时报》

《中时晚报》专栏评述

现职:政治大学广电系副教授

名言:不要把科系看得那麽重,应该要看重自己的学习。

「人生就这麽一回,三十岁以前都可以胡作非为,」政治大学广电系副教授卢非易语带轻松地说。比较以前和现在的大学生,卢非易认为这一代的大学生生活负担比较低,不会为生计问题绑住,因此可以在三十岁之前充分地发掘人发展的可能性;但「胡作非为」并不是偷懒逸乐的藉口,他只是希望大学生别对自己的未来太紧张,而急於决定自己的一辈子。

卢非易特别强调在大学「自我学习」的重要。他表示,宝岛学生的念书过程,只有大学提供了自由呼吸的机会,大学生应该去思考自己想要什麽,而不是别人要给什麽。卢非易自台北工专毕业後插大进了台大图书馆系,後来到美国南加大念电影制作;面对自己的兴趣或是未来的想法,他建议,「不要把科系看得那麽重,应该要看重自己的学习。」

人生的转捩点

卢非易的人生,并没有所谓的规划之路,反倒是「念头一转」,让他的人生转了几个弯。

从五专时代开始动笔创作,写小说参加文学奖比赛,成为所谓的文艺青年,卢非易笑说,他的动机是为了「赚钱」。他记得当时第二名的奖金是八万元新台币,而他总是得第二名。无心插柳的结果是,自从第一篇小说「斜阳余寸」被拍成电视剧之後,他总共有三篇小说被拍成电视剧。

卢非易说,他跟朱天心大概是当时全宝岛最懒的小说家,总是在比赛快要截稿时才拚命地写,赶着前一天夜间邮局盖章。

念电子科的卢非易插大後继续念台大图书馆系,也是为了维持写作的兴趣与习惯。因为想继续念书,他申请了北卡罗莱纳大学的资讯管理系。出国前三个星期的某一天,在以他的小说改编成电视剧的拍片现场,他突然想,「我难道要写一辈子的程式?」心念一转,他放弃了念资讯管理,改申请南加大的电影制作。

卢非易开玩笑地说,「还好我没去念北卡,否则现在会说得一口难听的南部腔英语。」

出国是给自己重来一次的机会

很多想要继续升学的大学生常在宝岛深造和国外留学之间犹豫。

出国拿学位的卢非易表示,也许某些学科领域在宝岛并不成熟,但是社会人文方面,宝岛并不会比较差,特别是宝岛的大学老师很多是自国外留学回来的,常会把国外学到的学问「倾囊相授」,他自己就常把硕士班学到的东西教给他大学部学生。

「但是,可以出国就出国,这是给你重来一次的机会,」卢非易肯定他自己的留学经验。他说那种体验是很有趣的,可以把心胸视野都打开来。

出国是一种新的人生体验,自己学会租房子、申请电话、签契约,在异乡重新生活的方式,可以摆脱一些旧有的制约。

卢非易以申请电话这件事为例,他拨公共电话去申请电话,拨通之後,他听到对方说了一大串的英语,然後他默默地挂上电话,回家思考对方说的是什麽。卢非易说,他并非听不懂对方的话,只是在当时,他不知道、也没有办法反应对方所说的「三方通话」「装插拨要多加几块钱」等等的意义,对当时从宝岛赴美的他来说,这是没接触过的概念。

甚至在超级市场买东西找零钱,美国人也不似宝岛直接以减法观念来找钱,而是一元、两元地数零钱找。卢非易说,这时他才知道为什麽电脑程式的写法是加法观念。

「当初两、三个人凑起来吃一碗面的同学,现在却每天去打高尔夫球,」卢非易谈起那些在台积、园区工作的同学,不免笑问自己後不後悔?他说,没有什麽是错的路,只要下的决定是好的、对的决定就好了,即使不像同学一样拿高薪,但是念电影对他来说最大的收获就是懂得「生活」。这也是一种难得的生命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