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壤基金
您的位置:主页 > 指数基金 >
.

西蒙斯大奖章基金

泰壤基金2021-01-22192
你心里很清楚,没有人愿意跟你说,对吧?」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是二○一七年九月初,我正在麻州剑桥一家海鲜餐厅低头小口吃着沙拉,想尽办法要打开英国数学家尼克.派特森(
你心里很清楚,没有人愿意跟你说,对吧?」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是二○一七年九月初,我正在麻州剑桥一家海鲜餐厅低头小口吃着沙拉,想尽办法要打开英国数学家尼克.派特森(Nick Patterson)的心防,从他口中套出他的前公司「文艺复兴科技公司」(Renaissance Technologies)任何蛛丝马迹,只是我的运气不太好。
 西蒙斯大奖章基金
我告诉派特森,我想写一本书,介绍文艺复兴创办人吉姆.西蒙斯,详述他如何打造出金融史上最厉害的赚钱机器。文艺复兴创造的庞大财富,甚至让西蒙斯和同事得以在政治、科学、教育、慈善等领域呼风唤雨。西蒙斯早就料到社会将产生天翻地覆的转变,很早就开始运用演算法、电脑模型、大数据,在那个时候,马克.祖克伯(Mark Zuckerberg)那一辈的人还在上托儿所呢!
 
派特森不为所动。在此之前,西蒙斯和他的代表人也早就跟我说过不会帮忙。我打给文艺复兴高层和西蒙斯身边人的电话、寄过去的电邮,都被已读不回(包括我本来认为是朋友的人也是),就连西蒙斯的死对头也在他的要求下恳求我不要找他们,仿佛他是得罪不起的黑手党老大。
 
一再有人提醒我,文艺复兴的员工必须签署一份多达三十页、钢铁般不容动摇的保密同意书,即使已经退休的人也不许泄漏太多。各位,这些我都知道,拜托,我在《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工作几十年了,当然知道这种游戏是怎么玩的。不过,再怎么顽抗的对象,通常还是会让步,毕竟有人要帮你出书,有谁会不想要?至少吉姆.西蒙斯和文艺复兴科技公司看来也想要。
 
我并不全然感到惊讶。西蒙斯和他的团队是华尔街所见过最神秘的交易人,对于他们如何征服金融市场完全不露任何口风,以避免竞争对手掌握任何蛛丝马迹;他们的员工避免在媒体露脸,也回避参加业界会议和大部分公开集会。西蒙斯曾经引用班杰明(Benjamin,《动物农庄》〔Animal Farm〕里的驴子)的话来说明自己的态度:「『上帝给我一条尾巴来驱赶苍蝇,但我宁愿没有尾巴也没有苍蝇。』这就是我对媒体曝光的感受。」
 
我抬起头,看着对方,挤出一抹微笑。
 
这是一场硬仗。
 
我继续打探对方紧密的口风,寻找破口。书写西蒙斯、探求他的秘密,已经成为我的执迷,他所设下的种种障碍只会增添我继续追查的欲望。
 
我之所以下定决心述说西蒙斯的故事,背后有几个很有说服力的理由。曾经是数学教授的西蒙斯,可说是现代金融史上最成功的交易人。一九八八年至今,文艺复兴的旗舰基金,也就是「大奖章」(Medallion)避险基金,平均年报酬率高达六六%,投资获利累积超过一千亿美元(请见附录一,上面有这个数字的计算方法),投资圈无人能望其项背,华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彼得.林区(Peter Lynch)、史帝夫.柯恩(Steve Cohen)、瑞.达利欧(Ray Dalio)都看不到他的车尾灯(请见附录二)。
 
近几年,文艺复兴每年都有七十亿美元以上的投资获利,比一些知名企业的年营收还高,包括安德玛(Under Armour)、Levi's(Levi Strauss)、孩之宝(Hasbro )、凯悦饭店(Hyatt Hotels)。好笑的是,那些企业的员工动辄数万,文艺复兴却只有三百人左右。
 
西蒙斯两百三十亿美元的身价也是我决心写他的原因,这么高的身家甚至胜过特斯拉汽车(Tesla Motors)的伊隆.马斯克(Elon Musk)、新闻集团(News Corp)的鲁伯特.梅铎(Rupert Murdoch)、贾伯斯的遗孀罗琳.鲍威尔.贾伯斯(Laurene Powell Jobs)。其他在文艺复兴里的人也是亿万富豪,平均每个员工光在自家避险大奖章基金就投入将近五千万美元。西蒙斯和他的团队所创造的财富,真的就像那些充满国王、稻草、很多很多黄金的童话才会发生的故事。
 
不只是交易成就吸引我。早在其他人还在仰赖直觉、本能、老派研究方法做预测的时候,西蒙斯就已经决定挖掘堆积如山的数据、运用高等数学、研发最先进的电脑模型。他激发一场革命,横扫投资世界。到二○一九年初,大奖章基金等量化投资人(quantitative investor,或称「宽客」〔quant〕)已经成为市场最大宗交易者,掌控股市三成交易,不论是散户投资人或是传统投资券商,量化投资的比例都居首位。企管硕士(MBA)过去很不屑仰赖科学和系统方法来投资,他们自信满满的认为有需要程式设计师时再聘雇就行了,如今这句话轮到程式设计师说了,如果他们还需要企管硕士的话。
 
西蒙斯首创的方法几乎已被所有产业采纳,进入我们日常生活每个角落。他和团队在三十年前就开始计算统计数字、交由机器处理、仰赖演算法,远远早于矽谷、政府部门、运动场馆、医师诊间、军队指挥中心等几乎所有需要预测的场域。
 
西蒙斯运用策略来延揽、管理人才,将毫无经验的人才和数学才能转化成惊人财富。他靠数学赚到钱,而且是大把大把的金钱,这在几十年前是难以想像的事。
 
后来,西蒙斯摇身一变,成为现代版梅迪奇(Medici),资助数千所公立学校数学老师与理化老师的薪水、研发自闭症疗法、拓展人们对生命起源的了解。他的投入虽然价值连城,却引发单一个人该不该享有如此庞大影响力的疑虑,同样受到质疑的,还有他的资深高阶经理人罗伯特.莫瑟(Robert Mercer,目前已不是文艺复兴共同执行长,但仍是该公司的资深员工)的影响力。莫瑟大概是唐纳.川普二○一六年赢得总统选战最关键的人,他是川普最大的金主,一手拔擢没没无闻的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和凯莉安.康威(Kellyanne Conway),将他们安插进川普的竞选团队,协助度过一段艰困的竞选时期。过去由莫瑟所拥有、如今仍在他女儿莉百嘉(Rebekah)手上的企业,是英国脱欧背后的重要推手。未来数年,西蒙斯、莫瑟、文艺复兴相关人等,仍将继续握有庞大影响力。
 
西蒙斯等人的成功引发几个难题。数学家和科学家对于金融市场的预测竟然胜过传统大公司的投资老手,这意味着什么?对于投资,西蒙斯和同事是不是掌握什么我们不知道的根本原则?西蒙斯的成就是不是证明人类的判断和直觉有先天缺陷,只有电脑模型和自动系统能处理那些仿佛要吞没我们的庞大数据?西蒙斯的量化方法所取得的胜利和高人气,是否会衍生全新、没被注意到的风险?
 
最吸引我的是一个很明显的悖论:再怎么说,征服市场的人都不该是西蒙斯和他的团队。西蒙斯从未上过一堂金融课,对商业也不是很关心,四十岁之前对投资交易只有少少涉猎,十年后仍没什么长进;他甚至不是研究应用数学,而是研究最不实用的纯数学;他的公司位于纽约长岛北岸的一个寂静小镇,聘用的是数学家和科学家,那群人对投资或华尔街的运作一无所知,甚至有人彻底怀疑资本主义。然而,西蒙斯和他的同事却改变投资人投资金融市场的方式,把整个金融业的交易人、投资人等高手狠狠抛在脑后,望尘莫及,就好像一群观光客只带着几项看起来奇怪的工具和单薄物资,第一次踏上南美就找到「黄金国」(El Dorado),下手开始争抢宝物,而身经百战的探险家却只能在一旁沮丧的干瞪眼。
 
最后,我也挖到宝藏。我得知西蒙斯的早年生活,一窥他身为开创性数学家及冷战期间解码者的岁月,还有他的公司不稳定的草创初期。我联系上的人详述文艺复兴几个最重大的突破,也分享晚近的几桩事件,其中的戏剧性曲折和阴谋诡计超乎我的想像。
 
到最后,我总共进行了四百多场采访,其中三十多位访谈对象是文艺复兴现职与离职员工,其他为数更多的是西蒙斯的家人朋友,以及参与或熟悉书中所述事件的人。对于每一位拨冗分享回忆、观察、洞见的人,我深深感激,其中有人甚至是冒着巨大风险协助我述说这个故事,希望我没有辜负他们的信任。
 
就连西蒙斯本人也跟我谈过,终于。他要求我不要写这本书,他从头到尾都不曾真正乐见这个计画完成,但他还是很亲切的花了十个多小时讲述他人生几个阶段,只是仍不愿提及文艺复兴的投资与其他大部分作为。他的想法很宝贵,而且值得欣赏。
 
这本书不是虚构小说,而是第一手的叙述和回忆,叙述者都是曾经目睹书中所述事件或熟知内情的人。我明白记忆会失真,因此对于所有事实、事件和引述的话语,我都竭尽全力做了查证和确认。
 
这本书不只是写给计量金融(Quantitative Finance)专家和数学专家看的,我试着用一般读者也能理解的方式来述说西蒙斯的故事。书中会提到隐藏性马可夫模型(hidden Markov models)、机器学习(machine learning)的核心方法、随机微分方程式,但也会说到破碎婚姻、企业阴谋、恐慌的交易人。
 
就算有先见之明与洞察能力,西蒙斯仍难以预见自己人生的种种遭遇,这大概是他不凡的人生故事给我们最历久弥新的教训。


鼎鼎有名的基金经理西蒙斯和他的大奖章基金,通过他独特的数学模型捕捉市场机会,由电脑做出交易决策。西蒙斯也因此如神一般存在,2005年,西蒙斯成为全球收入最高的对冲基金经理,净赚15亿美元,差不多是索罗斯的两倍;从1988年开始,他所掌管的大奖章基金年均回报率高达34%,15年来资产从未减少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