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壤基金
您的位置:主页 > 基金资讯 >
.

如何在投资上 减少非受迫性失误

泰壤基金2020-08-30129
这週末我碰巧点开一篇以前曾读过的Manual of Ideas访问Allan Mecham的文章,于是决定再将它读过一次。其中有几个Mecham提出的观点我觉得很值得让大家知道,所以我想就在这边呈现给大家。

这週末我碰巧点开一篇以前曾读过的Manual of Ideas访问Allan Mecham的文章,于是决定再将它读过一次。其中有几个Mecham提出的观点我觉得很值得让大家知道,所以我想就在这边呈现给大家。投资并不容易,但应该要简单化。底下是几个值得铭记在心的想法:

知道你在买什么

第一个概念是,要像管理人一样的了解公司。

在被问到如何生产出这个想法时,Mecham说了一些有趣的话:

“主要是藉由大量的阅读。我没有一个科学的模型来产生投资想法,我也厌倦了大多数的制式方法,其中一个我以前用过的方法是按照市值来排列公司,接着我甚至用了字母顺序……。过去13年,我架构了一个基础,里面是我非常了解,并且想在对的价格买进的公司清单。我们倾向停留在这一小圈公司里,并长期持有。我们通常不会去碰我们不了解或是好几年没有追蹤的公司,我们喜欢专注于我们知道的。”

我和一个朋友开玩笑地聊到一个“祖母清单”,也就是一份你的祖母会安心持有的公司清单。这些一定会是很棒的公司,但不幸的是,它们的股价通常不便宜。然而,我有两个理由,认为建立一份好公司清单是非常有价值的:

  1. 研究一个好公司永远都是有帮助的。这帮助你增强模式识别的能力,可能可以让你在往后辨认出其他公司是否会成功。
  2. 讲明白一点,研究这些好公司会让你在市场提供好价格时,有更积极的表现。

所以,阅读、研究和建立资料库的练习,其价值会随着时间让而倍数成长。你可以先从一间你很了解的公司开始,它不会提供你很多投资机会,但是当这份清单成长到3个、5个、10个…,它就会开始提高你的投资机会,且增长你的知识库。

我的投资策略包含两方面的做法,一是寻找正在重整价值的被低估公司(便宜价格的好公司);另一方面,则是寻找特殊情况的公司(找出公司因某些事件的发生或者是其他的因素的催化后,能显现大量价值的投资)。但是我认为不需要将此两者分开讨论,重点是找到你了解的便宜股票。当我专注在第一项寻找便宜股票时(价格和价值的差距),我同时也花了大量的时间去阅读和思考公司各个面向。

所以,我真正追求的事情非常简单:找到我了解的好公司,在便宜股价时买进。我认为以低估价格为原则的投资方式,就是专注在你所知道的事物上面。这会是帮助你减少非受迫性失误并赢得比赛的最佳方法,就像一个新手网球选手一样。

我寻找便宜股票时,总是会留意清单中那些我熟悉的公司,所以总能保持在準备好的状态,等到这些公司的价格跌到我认为其价格和价值中呈现很大的差距时,就準备行动。

就像我这篇“学学伯米吉市的水电工”,这位水电工持续在他的利基上努力,并停留在他那小範围,但是有效率的能力範围内。

专注于股价的下跌

在回答投资者常犯错误的问题时,Mecham提到减少非受迫性失误的重要性:

“耐心、纪律和真诚的智慧在我看来是主要要素,许多投资者是他们自己最大的敌人,太频繁的交易、忽略了智力的界线。我认为如果投资者不要欺瞒自己,专注在减少非受迫性失误,而不是想着怎么在下一次打出全垒打的话,报酬率一定能得到显着的提升,这也是许多个别投资人比专业投资人还要有优势的地方。大多数专业基金经理人没有时间去耐心等待最佳机会的到来。

每个人都会提到专注于股价的下跌(就像每个人都会说要了解你所持有的),但我还是认为这些概念被实践的时间远比投资人看电视的时间还要少。

提防乐透式的投资法

专注于股价下跌的投资概念让我想到一个题外话,那就是“乐透“投资法的诱惑。这个方法获取报酬的机率极小,但是若赌对了,则会产生重大的回报。举例来说,假设有40%的机率你可以得到五倍的报酬,而有60%的机率你的资金会归零。照理来说,这项投资有很高的期望报酬,而且应该要去做(如果你进行这项投资10次,其中有4次你会拿到五倍的报酬,远比其中的6次资金会归零的损失要来得高)。换句话说,你如果进行10次$1这项投资,相对于总共投入$10,你最后的报酬会是$20。

我读过很多份投资公开说明书,都和我刚刚提的例子相似。投资者都知道其中的风险,但都会异口同声的说,这项投资非常棒,很有可能获取报酬。再一次,这在理论上是说得通的通,但是正如睿智的Yogi Berra说的:“理论上,理论和现实之间没有区别;但是在现实中,是有的(In theory there is no difference between theory and practice. In practice there is.)。”

这些年来我观察到,市场中的投资人常倾向高估有利结果的机率。有几个原因可以解释:第一,我们通常是生性乐观的动物;第二,我们天生会去寻找如刚刚形容的高期望报酬机会。

但是,因为权衡各种结果这件事是非常主观的,没了精準的机率计算后,我们很容易依据自己的喜好把其中的机率更动。若我们已经确定要进行这项投资时,我们变动机率的幅度就会更大。因此,我们很容易以理论去解释进行一项投资是很棒的赌注,但是实际上来看,这却是一项非常冒险的赌注。

的确有一些投资者能靠着这种投资法生存下去,但若你是正打算进入这种正反结果两极化的投资,我想你必须非常注意以上描述的这种偏见行为,当评估各项结果时也要非常小心。

我认为一般情况下,比较好的方式是仅专注在最单纯的情况,也就是价格被低估的好公司,然后耐心地扩建你的能力範围,继续等待下一次机会的来临。一次全垒打能够提升长期的报酬,但是它并不需要是来自你不了解的领域。

这次访问所谈及的就是这些,和一些投资中其它有趣的面向。你也可以读这篇几年前Mecham的另一段访问the 400% Man article,我认为当中的观点是分配投资组合非常慎重的方法。(译者/德克)

《Base Hit Investing》授权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