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壤基金
您的位置:主页 > 基金资讯 >
.

2016 金融市场四大变数

泰壤基金2020-08-30129
岁末将至,投资机构也进入年度绩效结算的尾声,十一月底感恩节除了揭开零售旺季的序幕外,同时也宣告年底圣诞假期的到来,从过去经验不难发现,进入十二月后适逢欧美约一个月

岁末将至,投资机构也进入年度绩效结算的尾声,十一月底感恩节除了揭开零售旺季的序幕外,同时也宣告年底圣诞假期的到来,从过去经验不难发现,进入十二月后适逢欧美约一个月的圣诞假期,多数基金经理人会离开工作岗位进行休假,为避免一整年的投资绩效在最后一个月休假期间毁于一旦,经理人们往往会将获利部位出清或採取保守的投资策略,金融市场因而交易清淡。

以今年来说,十二月虽然还存在联準会升息与否的变数,不过我们观察到联準会官员发表评论的频率增加、方向性一致,加上近期联邦利率期货所得出的升息机率不受官员谈话影响,仍约略维持在七成左右并无明显变动,表示金融市场已大致将此讯息纳入资产评价中,即便下个月联準会真的升息,对各类资产价格的影响预估也不大,今年度投资绩效总的来说应已大致底定。

展望明年,以目前各主要国家股市位置偏高、各研究机构陆续下修明后年经济成长预期、企业获利趋缓、製造业疲弱、进出口衰退…等条件评断,实在很难认为明年风险性资产还能有多大的成长空间,股市之所以现在还屹立不摇主要是受了央行宽鬆货币政策的刺激,资金浮滥没有地方可以去化,投资人「即使投资只有微薄报酬也比持有现金强」以及「央行不会不救市」的预期心理不断被养大而无视于经济面所释出的危机讯号,再加上现在可以预期明年度要面临的几个挑战都不小,因此笔者认为2016将是「控制风险优于追逐绩效」的一年。

大致上来说,明年几个不确定因素分别为「央行货币政策走势分歧」、「中国经济发展趋缓」、「各国大选」及「恐怖攻击阴霾」等,以下就各项对于金融市场的影响进行说明。

全球都在关注十二月美国联準会升息与否,但笔者认为升息与否不是重点,以美国现今的经济条件来看,失业率及房价指数回到金融海啸前的高位、非製造业指数近几个月也都处在高档、各月份非农就业新增人数多维持在200k的良好水準附近、零售总额甚至创近十年新高,在在都显示美国经济现状其实已经满足升息条件,最终免不了要迈向升息循环,只要联準会依照规划缓慢升息,就不至于对全球经济造成多大伤害。

问题在于,与过去全球央行货币政策方向多为一致的状况不同,明年各国央行政策的不一致将使金融市场难以评估方向性与影响性。以汇率为例,当美国升息而其他国家持续宽鬆,资金流入美国的情形更加明显,影响所及除了抵消这些国家维持金融市场流动性的努力外,汇率也严重贬值,今年美国尚未升息,但资金外逃情形却已经严重反应在汇率上,如果明年开始迈入升息循环后,全球汇率市场的反应势必更加剧烈,而汇率与进出口、物价、通膨等经济层面息息相关,长此以往将打乱经济循环的节奏,金融市场随之震荡在所难免。

其次,中国经济成长正从高速迈入中高速调结构的道路上,2013年首次观察到服务业产值高于製造业的现象说明了经济结构的转变,也正式宣告过去经济重度依赖工业的时代已过,换句话说,未来中国对于基本金属、矿产原物料等与基础建设相关原料要再像2003~2007年那样存在大量需求已是不可能,那些以出口原物料、矿产支撑经济的国家自然也就受到中国拖累,经济一差,其他民生相关需求也跟着疲弱,所以今年以来看到包括製造业表现、代表矿产、农产品散装运价的BDI指数、各国进出口数据、国内消费年增率等皆一路下滑,毫无疑问的中国经济趋缓的连锁效应还将持续,如果各国政府没有有效的解决方案,那这个因素肯定会持续干扰明年金融市场。

再来,明年适逢各国大选年,包括美国、宝岛、日本、澳洲等都有中央性的重要选举,虽然执政党有可能会释出政策利多,但从2015年各国选举的结果来看,多对执政党不利,若政党轮替可能在政策的延续性上会有所转变,选后的变数也较大,预料在选举前后金融市场观望态度会较浓厚;最后是近期全球被恐怖攻击阴霾笼罩,在巴黎恐攻后对金融市场影响的效应逐渐浮现,对于包括旅游、消费、交通运输、原油相关产业较为不利,而在军工、保险、网通等产业则相对受惠。就经济层面而言,原先受到中国调结构经济趋缓影响,製造业表现已普遍不佳,全球经济成长因而疲弱,若再受到恐攻影响,消费也跟着萎缩的话,无疑对全球经济更是雪上加霜,至于影响的程度与幅度就得看恐攻后续的发展为何了。

无论如何,全球经济成长持续被下修已是不争的事实,站在这个时间点看明年金融市场的表现实在找不太到乐观的理由,在各国央行政策强力支撑风险性资产下或许一时半刻不至于出现剧烈下跌,不过上涨空间已相当有限,在操作上还是建议要以控制风险为首要操作方针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