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壤基金
您的位置:主页 > 基金资讯 >
.

政府在经济成长中所扮演的角色

泰壤基金2020-08-30129
我这篇文章,主要是简述我参与路透全球经济展望论坛 (Thompson Reuters Global Markets Forum) 中谈到的想法。当然,该论坛的议题所涵盖範围比本文内容更广。 追求经济成长 我认为现代社会一

我这篇文章,主要是简述我参与路透全球经济展望论坛 (Thompson Reuters Global Markets Forum) 中谈到的想法。当然,该论坛的议题所涵盖範围比本文内容更广。

追求经济成长

我认为现代社会一个隐忧,是来自于我们对政府的信任度,我们希望政府可以为我们做一切的事情,但事实是它们的能力有限。既使我们赋予政府更多的权利,但这也不代表它们可以或将会使用权力,来达到我们所预期的目的。

政府是由一群有个人目标的人所组成,这与股东将公司的权利委託给董事会没有太大区别,他们会一起监督管理阶层。但这些被赋予权力的人,常用此权力来满足个人对权力以及金钱的追求。

那要由谁来监督政府呢?这就是我们为什么在许多共和国内有“法治”的原因,因为有法条可以约束政府权力。这不同于在世界各地常见的“被法律所监管”状况,有些国家是运用法条来约束那些他所想管理的人,藉以维持自身权利,中国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有利于共产党利益的自由是被允许存在的,但其它自由则不被允许。

很抱歉我离题了,我这里要说的主要观点是,即使拥有最大权力的政府也会陷入困境,不可能接近人们想象中的那样全能。这很接近 Peter Drucker 所说,如果管理阶层快速扩增,那么你就会需要更多人来管理所有的人,但实际上你可能只需要较少的人就能完成工作。

政府面对的另一种限制,是因为人们认为它可以刺激经济,所以我们允许它花费超过预算的限制,让政府借了很多钱,以及许下很多根本不可能实践的长期承诺。这不仅是美国的现象,这发生在全世界。要找到能够维持预算平衡、有稳健货币政策、没有过度承诺福利的政府几乎不可能。

因此,政府在可支配支出上并没有太大发挥空间。即使政府把资金分配在具有重要意义的计画上,通常也不会有立即性的效果出现,因为多数工程都需要几年后才会动工,且要花费数年才能够完工。中国或许能够对管理人民持强硬态度,但因为仍有法治存在,因此多数的计画还是会推迟。欧巴马 (Obama) 或川普 (Trump) 虽然渴望“推动”大型计画,但这些计画通常不存在,或者规模不是真的非常大。

因此,当我看到川普的计划决策,我不会因为这些重大决策而增加我的投资部位。这逻辑同样适用于美国总统、外国领导人、央行或其他重量级政府官员的决策。只要没有战争,任何政府所做的具有影响力的决定都会受到限制,特别是负债沉重的政府。

那政府做的什么事情才对经济重要呢?我认为文化是很重要的一点。以下是一些可能影响经济成长的文化因素:

  • 什么是我们承担风险的首要重点?
  • 如何平衡债权人和债务人的需求?
  • 成立一间企业有多容易?
  • 我们如何看待利用自然资源获利的人们?
  • 政策的可预测性如何,这样人们才可以制定长期计划,而不必担心是否能够看到这些计划实现?

  • 社会文化是否保护私人财产?
  • 我们鼓励男人和女人结婚、共组家庭,并养育聪明的孩子吗?
  • 我们是否鼓励慈善工作,以便向渴望脱离贫困的人提供有效的帮助? (而不是永久援助?)
  • 我们对跨产业和同一产业间的掌握度有多少?
  • 我们有多大比例是透过税务奖励来刺激非经济的目标成长,例如拥有一间房子而非租屋?
  • 我们愿意让科技取代多少工作,使劳动力从简单的工作转向更高複杂性的任务?

我认为,上述原因都能够使经济成长获得更强大的动力,政府能够刺激成长的事相当有限,除了可以制订简单的长期政策,并使国民跟着政策走变得更有生产力外。

我不认为现在有许多以上的事情正改善中,因而能够刺激经济成长。值得注意的是,股市强劲上涨并不一定需要经济的高成长,但如果你想要社会中的劳动阶层普遍能够受益,经济成长就是必需的。(编译/Rose)

《The Aleph Blog》授权转载

【延伸阅读】

  • 天时篇 ─ 经济成长组成元素
  • 天时篇 — 影响市场供需的政府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