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壤基金
您的位置:主页 > 基金资讯 >
.

突破让你成为价值伪装者的10个盲点

泰壤基金2020-08-30131
我曾读过John Mihaljevic写的一篇文章,价值投资者与价值伪装者 : 你是哪一个 ?。 他也就是与 Oliver Mihaljevic一同出版The Manual of Ideas的作者,我很欣赏他们做的事,你可以从他们的组织中学

我曾读过John Mihaljevic写的一篇文章,价值投资者与价值伪装者 : 你是哪一个 ?。 他也就是与 Oliver Mihaljevic一同出版The Manual of Ideas的作者,我很欣赏他们做的事,你可以从他们的组织中学倒很多。

我跟他说我要写这篇文章时,他跟我说 : 你一定会写一篇吝啬的挖苦文。

我只会轻微的进行批评,因为他举出的每一点事实对于大部分价值投资人来说是正确的,但当然有一些价值投资人可以运用不同的操作方式。所以事实上身为一个价值投资人,你仍然可以做一些他说不能做的事情,重点是你做的方式。

在我的”风险管理教育”系列中会提到更多,这些系列中有一个是在说我与各种经理人的沟通,以及他们对于重要因素判断的变化。

因此,当我开发我自己的价值投资理论,我会考量意见的有效範围,并意识到价值投资具有单一模式,但它足够複杂以致于各界使用不同的方式去进行投资,而那些方法在不同的环境下可能有更好或更坏的结果。

以下是John Mihaljevic列举并描述让你成为价值伪装者的十点。让我们来看看这十点有哪些以及我的看法吧:

理由10:你投资的基础是技术分析

我不使用技术分析,但我会观察上涨和下跌这两种趋势。有显着证据表明,投资者对新资讯的反应是迟钝的,因此强势维持在年线以上的股票表现会更好。有一些证据也显示,超过4年股价低迷的公司,最终往往会均值回归(Mean Reversion)。

当然,有一些价值投资者倾向去研究52週新低的公司。我也喜欢这样做,但必须要小心,因为也许你会漏掉一些聪明的投资者都知道的东西。每当我看到我的股票空单余额比率(Short Interest Ratio)较高(市价放空的百分比),我会检讨有没有什么是我没注意到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不怕Stancorp金融公司的空单比例很高。因为这是一个保守经营的公司。就算在失业率提高的时期,他们的表现仍比大多数同行更好。

目前已经出现一些非常成功的价值加动能投资者。平衡两者是一件棘手的事,但混合两个强大的方法却能带来不错的成效。

理由9:你预期自己的投资会翻倍成长

我确实从来不这么认为,但如果你买在“安全又便宜 ” 的价位,通常投资确实能够翻倍成长。但这个的挑战是,你要能够找出股票会从目前低迷的价格往上爬的关键原因。

理由8:你会揣测公司对于每季每股盈利预测会怎么反映

我也不这样做,但我知道有些价值投资经理会结合之前获利超出预期的数据,因为过去收益超出预期与未来收益超出预期的状况可能是有相关性的。通常情况下,一家公司营收出乎预料确实会是股价转机点。

理由7:你跟据分析师建议做决定

对于这点我有一些意见, 因为对于分析师的负面建议事可以观察的。卖方分析师虽然是落后指标,但我喜欢买进卖方分析师给的意见是负面的公司,但不能是非常负面的那种。如果真的是非常负面的看法,经常是有原因的,除非你具有卖方分析师所没有的特定知识才能考虑。

理由6:使用本益比相对盈利成长比率(PEG)为关键估值指标

我很抱歉要这么说,但如果你确实掌握正确的成长率,PEG比率是有效的。我也试着分析我投资的公司可持续的竞争优势。现在我对成长持怀疑的态度,所以我需要为成长做很多功课,但当PEG足够低的时候偶尔我还是会这么做。

理由5:使用EBITDA作为现金流的衡量措施

EBITDA不是营运或自由现金流,但当它除以企业价值(股票价值+债务价值 – 现金)时,是在价值投资中一个有意义的数字。低的EBITDA除以企业价值比率对筛选有前景的投资非常有效。它表示资产现在非常便宜,当併购很热门时你可以获得很好的回报。

理由4:如果市场关闭了一年,你会担心自己的投资组合

即使市场休市我也能存活,但它开放时我更具有优势。对于任何股票,你一年中都有时间增加或减少曝险。如果你对什么企业有坚定持有的想法,你可以在逢低多买,并在强烈的上涨中卖出小部分。短期(一个月)股价走势是善变的,反转也很常见。

理由3:你的投资决定是基于其他人的活动或方法

我会追蹤厉害投资者的13F申报持股。我能从这些厉害的投资人中学到好的想法,但你仍必须自己做研究。有许多厉害的投资人会互相沟通讨论,我在对沖基金中时常和朋友与老闆持不同意见,而我正确的时候往往比较多。所以这一点或许该改成这么说才对,“你要谨慎聪明的选择你想法来源的对象,同时也要自己做研究。”。

理由2:你的投资过程聚焦在市场机会

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真的,但当我知道一个行业或部门的状况是很糟的时候,我经常会买进这个产业里最强势的公司,因为当竞争者都死掉的时候,这些公司很可能可以做得很好。此外,有时当少数人意识到公司议价能力已经转移,这时你就该採取行动买入被误解的产业,这些产业的成长速度可能会优于预期。尤其对于具週期性的公司来说,这种想法更是有可能实践。

这同样适用于被市场淘汰的国家。不要去试图摸底,但是当一个国家很便宜的时候,你可以在情况好转100天或以上时买进一间前景良好而且安全的企业。

理由1:您的投资观点与股价走势没有关係

某些情况而言,我喜欢持有相对于产业中其它公司有更强管理阶层的企业。我会容许公司的价格更贵一点,因为它们有更多的竞争优势。你可能得到更多超乎预期的收益,那肯定有助于你的总回报。

意思就是说,专注于估值是所有投资的重要关键。唯一更重要的一点,就是你的安全边际。

安全边际

安全边际有三个重要因素:

  1. 可持续竞争优势(强大的毛利率)
  2. 健全的资产负债表(保守的帐务)
  3. 物超所值

这跟其他形式的安全边际不同,因为人们少考虑了一些因素是,我们可以计算估值。许多价值型经理人直到2008年9月都在买便宜的金融股,他们最后才意识到自己对价值的估计错误,因为信贷损失将远远高于预期。

好的股票分析前提是有良好的债券分析。如果你不会买该公司的债券,那你可能不应该买它的股票。因为价值投资是保守的,哪怕只有一点信用风险都需要担忧。

结论

如果你想读我的投资逻辑的总结,你可以在这里找到它们。我是一位价值投资的坚定信仰者,但我知道过程中有很多不同的使用方法。我会去观察其他价值投资者,并继续向他们学习。良好的价值投资者是终身学习者,并且是涉略广泛知识的通才。价值投资并不是一个狭隘的学科,而是一个能够容纳新知识的学问。

《The Aleph Blog》授权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