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壤基金
您的位置:主页 > 基金资讯 >
.

如何过滤投资想法

泰壤基金2020-08-30129
我的投资过程可以概括为以下2个主要的部分: 想法的萌生 研究投资和应有的勤奋 我大部份的投资时间都花费在这两个方面。(资金组合管理和执行是第三部分) 在价值投资领域,有

我的投资过程可以概括为以下2个主要的部分:

  • 想法的萌生
  • 研究投资和应有的勤奋

我大部份的投资时间都花费在这两个方面。(资金组合管理和执行是第三部分)

在价值投资领域,有很多公开的资讯是关于如何决定各种被低估的证券的质量,但是并没有很多关于如何考虑实际搜寻过程的讯息。换句话说,在你準备花费很多时间在调查特定的标的之前,你必须过滤掉许多(可能)没什么用的想法。

想法出现时可能会有如潮水般袭来的情况发生。而且很容易从这个想法联想到下一个,这就萌生了许多草率的想法,这些轻浮的想法,有可能让你未能够根据知识经验以及相关情报而正确地作出决策。

那么,你如何去简化搜索过程?

我不知道我这个答案是不是能完美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我往往想要尽我所能的去涉猎许多事物。但我可以分享一些帮助我简化投资过程的想法,使之更有条理和系统化。

从哪里找想法

投资是门艺术,也是一门科学。艺术的部分表现在管理投资组合,评价,部位大小以及卖出等各种方面…..科学的部分(在我看来)则多表现在搜索过程中的一些方法。可能我说的有些主观,但在大多数情况下,我都试图将投资搜索/过滤的流程精炼成一门科学。

我之前已经讨论过我的搜索过程。简而言之……我经常在这些地方寻找投资想法:

  • 阅读,阅读,再阅读(报纸,部落格,Google 新闻等等…)
  • Value Line(我试图每周快速翻阅每项议题,有时会发现一、两个新想法)
  • 各机构投资人所申报的13-F
  • 筛选

基本上我就是从这些地方挖掘想法的。非常简单直接,也是我的例行公事。阅读往往会产生最有趣的想法,而13-F是一种可靠的方法,帮助我们及时了解那些聪明的价值投资者都在思考什么。

过滤想法的科学方法

建立一个搜寻的程序是非常有帮助的,但你仍然需要一种方法来过滤想法。我觉得搜索的过程就像个输送带,接连不断地给我一个又一个的想法…想法源源不断,因此我需要有一个系统的方法帮我快速地有效地过滤这些的想法。

我想出了几个简单的问题来问自己,以便迅速评估一个想法。这些都是非常普遍的问题,来帮我筛选掉那些不合格的想法,而不是帮我决定哪个可能是个不错的想法。这些问题是:

  • 我真的理解这个想法吗?
  • 这真的便宜吗?
  • 是否有任何催化的因素?有内部人士吗?
  • 风险是什么?
  • 它会翻倍吗?

这些都是非常基本的问题,但它们帮助我迅速判断,哪些想法应该从输送带上立刻取下来,以便以后进一步的评估。我认为「理解」意味着:我对这项业务有一个基本的想法,并且我知道为什么它可能会被低估。这并不一定意味着当时必须非常深入的理解。评估它价格是否便宜应该是很容易的,如果连解释都很难,那它可能不值得进一步探讨。的确複杂的情况有时候能提供潜在的机会,但大部分我不错的投资都来自于相当简单,有时甚至是非常明显的机会。

风险是重要的考虑因素。我把风险分为三大类来思考:

  • 评价
  • 槓桿
  • 经营

有时,我想立刻知道是否存在评价或槓桿风险。通常,如果存在以上任意一个风险,我都会扼杀了这个想法。经营风险是难以量化的,有时还需要更多的分析。如果我理解这个想法,我愿意这给一些空间进一步评估它。

上面提到的最后一个问自己的问题:“它会翻倍吗?”似乎非常基础,甚至有点轻浮……但我喜欢问自己这个问题,以便提醒自己:一个良好的投资有升值的潜力。 95美分可能风险很小,但它可能无法担保能够上涨5美分。我在寻找低风险的50美分,因此我问自己:“它会翻倍吗?”这其实就是换种方式问:“这只值50美分吗?”当想法出现在我的“输送带”时,虽然我通常不知道以上这些问题的答案,但我就是想第一时间问一问自己。我想要在开始考虑好处时也要一并考虑风险,并且儘快地思考两者有什么关联。一个很有潜力但也风险十足的想法应该被淘汰掉。但一个低风险同时没什么潜力的想法也应该被淘汰。

我喜欢这样一句名言:「你只需管好输家,而赢家会自己照顾好自己。」我是靠这句话而活的,如果赢家真的能够持续照顾好自己的话,上涨的趋势是能够持续的。这相当地重要。

我可能无法预先知道这个想法是低风险且有上涨机会的50美分(我不赌运气),但有时,我能快速地确定这没有50美分。换句话说,我可能不能确定某个股票有100%上涨的潜力,但是我却能快速地确定那个是完全没有上涨潜力的、哪些是可能有过度风险的。

因此这最后一个问题提醒我从一开始就应该思考这些。

当想法出现在输送带上,我马上就会运用这些问题来确定它们是否应该值得进一步分析。当我发现一个值得评估的想法时,我就会停止传送带的输送,走进我的办公室,开始进行更详细的研究,包括进一步的阅读,10-K、投资报告等等…

这个过程可以帮助我专注于手头上的任务。当我完成对想法的研究时,我会使输送带重新运作(阅读,筛选,13-F等…),并一再地检视每一个新的想法。这样的流程使萌生想法和详细研究之间达到了平衡。

而至关重要的还是快速过滤想法的能力。

不久后,我会写一个关于巴菲特如何过滤投资想法的文章,这是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案例。在我看来,作为风险管理者的巴菲特,他的快速筛选想法的能力最被众人所轻视。(译者:Monroe)

《Base Hit Investing》授权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