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壤基金
您的位置:主页 > 基金资讯 >
.

运用不同思维─逆势操作者最重要的一件事

泰壤基金2020-08-30128
知名的曲棍球员Wayne Gretzky曾说过“我会溜至球将至的那一点,而非它曾到过的位置”。 身为一个投资人,你可以培养的其中一个最重要的技能就是运用不同思维。这个议题的範围相当

知名的曲棍球员Wayne Gretzky曾说过“我会溜至球将至的那一点,而非它曾到过的位置”。

身为一个投资人,你可以培养的其中一个最重要的技能就是运用不同思维。这个议题的範围相当广泛,也有许多不同的解释。我在我的网站当中时常谈到有关不同思维的话题。当话题和一般的哲理或者是“投资理论“(非指个人股票投资操作)相关时,我花了相当多的时间来思考这个议题。简单地来说,我指的是思考逆势操作的能力。

逆势操作者的想法

但在这里,我所讨论的对象并不是一般大家所认为的逆势操作者…像是在新低点买进股票、买进其他人讨厌的股票…等。围绕在这一类型的逆势操作者身边的话题时常是目前的价格、情绪等等。当这些逆势操作者更深入地去研究更重要的东西(像是评价、公司的品质…等)时,这些人并没有错。我也常常会关注那些逆势投资者感兴趣的股票。

但是如果仅仅是因为股价下跌很多或者是买进其他人不喜欢的股票的话,这样并不是一个慎重的投资方法。

就像葛拉汉所说的:

“You are neither right nor wrong because the crowd disagrees with you. You are right because your data and reasoning are right.”

就算大众不同意你的观点也不能证明你是对的或错的。你是对的是因为你所收集到的资料以及推论是对的。

你需要知道市场所不知道的事吗?

Geoff Gannon写了一篇相当不错的文章:你需要知道市场所不知道的事吗?
我认为他说的相当有道理。Geoff是一位独特的独立思考家,我也建议读者们能够阅读这篇文章。在这篇文章当中他表示能够比市场上的人(大多数的市场参与者)掌握更多的资讯是没有必要的。

举例来说,他在评价时使用和分析师相同的数据资料。历史数据是已知的。每个人都知道公司前期的盈余、销售额、利润……等是多少。而下一年的数据则是未知的,但有许多聪明的人能够对未来的数字预测地相当準确。

Geoff并不认为知道了今年的数字或者是明年的数字就有数据上的优势,因为这仍无法完全解释为何股价是便宜或贵、何时能够把股票卖掉、投资人应如何布局、以及其他投资当中重要的策略及所需考量的面向。

重点不在资讯,而在你如何解读

如果在市场当中并不存在资讯优势,而这也不会为我们的投资组合管理或者是投资策略的评估带来太多帮助时,要如何达到高报酬呢?

Geoff表示(我也认同他的想法)必须要和大多数的市场参与者站在不同的角度来思考。他提到试着去猜在“4年后”会发生什么事。绝大多数的投资者仅将注意力放在下一年,有些人可能是关注未来的2至3年间,很少人会注意到第4年。

Joel Greenblatt也时常谈到这是他能够在20年间达到40%报酬的主要原因。

因此简单地将时间轴拉长是获得重要优势的一种方式。除了聚焦在近期的新闻会如何影响接下来的一二年之外,也试者去想像四年之后会发生什么事。巴菲特也曾说过在买任何股票之前,他会闭上眼睛,试图去想像这间公司10年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没有人这样做。我应该说,一般的投资者(也包括专业投资者)不会这样做。只有非常非常少数的人做这样的事。在长期的绩效能够超越大盘的少数人当中,有许多人都会採用这样的作法。

要关注没有人在意的地方。就像Gretzky所说的,“我会溜至球将至的那一点,而非球现在的位置(所有人都在看的地方)。

哪些指标有关係吗?试着用不同思维…

除了把目光放远之外,也可以试图将目光放在没有人注意的地方。举例来说,你可以从Coke这间公司当中学习到许多事情。当巴菲特和蒙格在以15倍的本益比的价格买下这间极富盛名且看起来没有有形资产保护的公司股票时,震撼了投资界。这椿80年代晚期的投资案正是以不同思维思考的代表作。

我在这里的意思并不是指你应该任意地为好的企业付出高昂的本益比。我只是建议你能够研究巴菲特和蒙格在作投资决策时所使用的不同思维模式。

我之前写过一篇文章是Pabrai对巴菲特投资Coke的想法。他和蒙格都未将目前的盈余或下一年度的盈余列入考量。他们所想的是:

  • 品牌价值(估计为市价的5倍)
  • 每天每人消费瓶装饮料的数量
  • 8盎司瓶装可乐的价格

没有任何典型的指标、没有本益比、没有未来年度的预期…

Mohnish Pabrai在书中写下的一段话:

“典型的手持利器的华尔街分析师在分析公司时往往专注于接下来几季,而非下半个世纪。在1988年没有分析师讚赏巴菲特和蒙格在当时所作的交易。”

与Coke相关的,还有另一件事。你可以阅读查理蒙格的观点:如何将2百万变成2兆(有一个杰出的基金经理人称这个案子为他见过最杰出的投资案件)

你将会在里面发现许多相当独特、具有不同思维的观点。

这一切归因于要像个企业家般地思考

最后一件事,我喜欢简化(我也提过许多次了)。简单地下一个结论:巴菲特和蒙格对股票的想法就像是企业家对他们所拥有的事业的想法。我知道这是很常见的说法…“把股票视为是一小部份的企业”。每个人都这样说,但是每个人很难真的用这种方法来投资。

我保证大多数有幸能够在80年代买进Coke股票的投资人和巴菲特及蒙格想得不一样。巴菲特已经想了多年,甚至是数十年,就像企业家一样。

这的确成功了。而这也是能够比大多数只思考相对价格、其他投资人在一两年内会得到多少报酬以及明年公司的盈余会有多少的市场参与者有优势的一种方法。总而言之,有两件事情能够真正建立逆势投资者的优势:


注:延展时间轴可参考Geoff Gannon相当不错的文章。

这篇文章只讲到两件事情…,其他还有数不清的有关于投资的思维。而最重要的是运用不同思维。试着像企业家般思考,这听起来很简单,但背后的意义深远。

《Base Hit Investing》授权转载